他,深山电厂“守水”27年的老党员  覃家庆

8月25日,骄阳似火,酷暑炎炎,湖北能源锁金山电业公司“党员直通车”活动正在锁金山电厂举行。“覃师傅,您是锁金山的老员工,在这个岗位工作还有什么困难”“比我困难同志还多,我是老员工,更是老党员,我没有困难”,简短直白的一句话回答令在座的青年员工称赞不已。

锁金山电业公司位于鄂西南五峰土家族自治县境内偏远山区,始建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总装机51兆瓦。其三处重点枢纽工程呈畸角分布,一处取水工程(三元泉)、一座蓄水水库(龚家坪)、两级水电站(锁金山、柏顺桥)。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禀赋,让当时这座亚洲落差最大的水力发电站(588米),创造了每立方米水可发1.33千万时奇迹。

覃家庆同志,现年52岁,在大山深处海拔1100米的电厂担任“守水”值班员,这一守就是27年。

走下6000多阶台阶送出“鸡毛信”

1994年11月,举五峰全县之力的“脱贫工程”锁金山电站投产运行。标志着五峰走进了全国小水电建设先进县的行列。由于高水头冲击式机组的特点,在海拔1111米的电站前池,须安排守水员为机组运行提供水位监测数据。正当公司领导为值班人员的安排一筹莫展的时候,年仅28岁的覃家庆自告奋勇站出来,“我当过兵,身体条件好,我去!”由于地理条件的限制,那时前池的生活起居全部都在隧洞里,夏天蚊虫肆虐,冬天气温低至零下八度。没有生活用水就用引调水;没有食物就自己带够吃一个月的土豆、白菜;没有人说话就甚至和前池草丛里的老鼠打趣。他这一“守”就是两年。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通信还不发达,自动化程度不高,前池水位仅靠目测观察,然后通过手摇式电话向中控室报告水位。有天深夜,唯一手摇式电话因雷击损坏而不能及时报告,必须跑下去“报警”,否则高水头机组一旦失压(指压力钢管拉空)后果不堪设想,电厂中控室得不到前池水位数据也会弃水停机,覃家庆来不及多想,打着手电筒沿着2147米长的压力管线一点一点挪动着下山,暴雨冲刷过的碎石堆满了台阶,跌倒了爬起来再走,6000多级台阶,凭借顽强的意志和信念,他仅用40分钟就走完了。“前池水位9.6米,可放心发电”。当他一脸泥泞瘫坐在电厂中控室时,大家惊愕得说不出话来。多少年后,当锁金山年青一代眺望着锁金山之颠588米的水头的前池,遥想起他雨幕垂直疾行送出“鸡毛信”的身影,仍直竖大拇指。

危急关头果敢担当抢修清污机

当公司的设备自动化完成后,前池加装了水位自动监测控制仪,覃家庆才得已从前池“撤”下来。鉴于他在前池守水的出色表现,公司领导想给他换一个轻松的岗位,他谢绝了。“我是党员,就要到艰苦的环境中去”。经过多次请缨,他又来到海拔1132米的三元泉取水处值守。三元泉取水工程是锁金山电厂的唯一取水通道,环境艰苦,任务繁重,生活枯燥,但是他毫无怨言,默默坚守,这一“守”就是25年。

在三元泉值守的日子里,他与同事们一起经历了多次大小抢修。2016年6月19日,三元泉24小时降雨量超过200毫米,五峰县全年降水量约为1500毫米,取水坝水位涨至历史高点5.9米, 肆虐的洪水顺着湾潭河倾泻而下,夹杂着泥砂、树兜、石头一起卷进三元泉1号清污机平台(1号清理大、粗杂物)。“进水道堵了,党员跟我上,耙渣去”。覃家庆一个趔趄跳到清污机平台上,挥舞着铁锹不停地耙渣,几个队员也纷纷跟上。“进水口2号清污机故障(2号清理小、细杂物)”,另一值班员心急如焚地叫道。小清污机发生故障意味着进水量减小,进水量减小意味着电厂三台机组出力会受到影响。“就地抢修,更换档板”“你们不要去,我去,我有经验”。洪水卷起的巨浪时不时扑打着挡板,当他系着安全绳顺着齿耙进入流道拆卸变形的挡板时,身边的维护人员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经过数小时的战斗,新的护板成功更换,清污机恢复运行,进水口水位恢复至正常水位,电厂三台机组仍然稳发满发,没有受此次清污机故障而停运。

矢志不渝坚守初心重承诺

矢志不渝坚守初心是无数锁金山拓荒者的写照。2016年7月19日,公司所在地遭遇百年一遇洪水,龚家坪水库降雨量达到350毫米,电力中断、通讯中断、交通中断,龚家坪、三元泉、电厂相继“失联”,险情突兀。入库水位涨至汛限水位1255.0米(水库死水位1220.0米),必须泄洪才能保证大坝安全,通知下游村民及时撤离。“我去,我是当地人,熟悉地形,腿脚麻利。”站在应急队伍抢险中的覃家庆抢先说道。当时,出入库区的公路已全部冲垮,必须从大坝左侧的山崖徒步爬上去再从小路迂回到三元泉才能传递信息。“保证完成任务”,他雨中的承诺显得铿锵有力。陷入“孤岛”的龚家坪水库降雨情况及闸门高度相关信息通过徒步“送信”在最短时间内与外界联系上,下游30户村民全部紧急安全转移,水库按计划泄洪,大坝安然无恙。

如果你是小草,单位就是你的地。如果你是小鸟,单位就是你的天。如果你是一条鱼,单位就是你的海。这是湖北能源董事长肖宏江和总经理邓玉敏联袂推荐的《善待你所在的单位》中的前言。覃家庆刚刚踏进深山时,还值热血青年,“金山”脚下匠心筑梦,青春无悔,大山深处在电厂“守水”27年。(向联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