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日报】我们克服了多个世界级难题

  【寻访初心印记】

  讲述人:中国工程院院士、原中国长江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总经理 陆佑楣

  1993年1月,国务院开会决定成立三峡建设委员会,用市场经济的办法修建三峡大坝,会上初步提名由我牵头负责三峡枢纽工程建设。

  三峡工程是千年大计,怎么保证质量呢?首先,要有个标准。我们收集了国内外所有水利电力工程的规范,制定了三峡标准。第二,要建立完整的控制体系。监理要24小时在现场,哪儿做得不行要及时发现。第三,要全过程质量检测。从原材料开始,层层把关。

  三峡工程建设遇到了几个世界级难题:第一个是导流。修大坝必须见到长江的底,这就需要导流。我们利用江中的岛修了一道墙,把长江分成左右两边,先把左边主河道围起来开挖,水导向右边的导流明渠,船都从导流明渠过。后来,导流明渠截流,水位升上来了,我们建了一个临时船闸,以保证施工过程中不断航。

  第二个是围堰。围堰要做到滴水不漏,这样才能把围堰内的水抽干,见到江底。围堰还要保证不被洪水冲垮,因为里面要施工,围堰的防洪标准是能抵御50年一遇的洪水。长江底是分布不均匀的大石头,在这里筑堤容易漏水,要做防渗墙。各个施工单位克服了很多困难,施工中未出现漏水渗水,工期得以提前完成。

  第三是船闸的高边坡开挖。左岸的岩体是一整座山,修双线五级船闸就是在山中间挖一个175米深的槽子,岩石开挖容易发生塌方、蠕动,岩石蠕动变形会挤压中间的闸室,若导致闸门关不上就是重大事故了。设计单位想了很多办法,每开挖10米就把上面暴露的岩石用高强度的铆索、铆杆给它铆住。同时,两边的岩壁都打了排水洞,做了表面防护工程。这么多年过去了,监测显示岩石变形在设计范围以内。

  第四是机组。70万千瓦的机组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水轮机组。我们之前的水轮机制造学的是苏联,苏联做水轮机的计算方法非常古老,重量大、造价高、效率低。西方已经引进计算机,用三维流体力学的数学模型做水轮机叶片,效率高、稳定性好。所以,我们引进了西方最先进的机组,并通过消化吸收再创新,逐步实现了机组国产化。

  第五就是升船机。轮船过船闸要3个多小时,过升船机就像坐电梯一样,只要40分钟。我们的升船机用的是齿轮和齿条的方式,而不是用卷扬机,为什么呢?如果船在爬升过程中出现问题,卷扬机必须靠抱闸抱住钢丝绳,这可靠性不大,船可能会飞起来了;而齿轮和齿条会卡住,船不会掉下去,安全性高。

  (光明日报记者夏静、张锐整理)

发布日期:2021年03月31日